平淡素樸的生活處處蘊育著禪機

秋風瑟瑟,草木枯了,楓葉紅了,被秋風收割煥膚的大地,壹身輕盈,整裝待發。溪水清清,白雲悠悠,大地蕭瑟卻也彰顯靜美。當心靜如禪的時候,世界呈現出壹片安靜。在這樣的清寂裏,寂寞裏的美有著神奇的魅力。

秋天,透著深遠與樸素,就像,處處流露出高雅出塵的情趣。以壹顆詩心看生活,需要的是面對挫折不低頭,不屈服的勇氣。忙碌著,快樂著,這是人生的壹種樸素的追求。

懷壹顆清淡之心上路,心中的塵煙少了,欲望少了,雜念少了,步履也輕松了許多,看山山青,青看水水綠,心因此豁達而明亮,生命因此從容而溫和。草木隨季節而榮枯,千帆過盡,壹顆向善的心巋然如初。天水壹色,這是自然的顏色,是歷經過後的脫俗。流年總是在沈默的深處悄悄的刻下滄桑的痕跡,驀然回首才發現那些得到的和失去的竟然是那樣的混淆不清,開心似乎也變的越來越假,我不想像壹個演員那樣在既定的劇本開始著故事裏的故事,壹個人的時候我拼命的想用過往的回憶來彌補那些成長的奶粉敏感空虛,那些值與不值的界限竟然摻雜著太多遺憾的情愫,太久沒有問過自己是否真的開心過,太久沒有寫下那壹抹陽光的淺笑,矛盾似乎總是在時光的流逝中愈演愈烈,莞爾壹笑的輕描淡寫難道真的才會出現在那淒涼的領悟過後嗎,也許真的是我離原來的那個自己越來越遠了,也許這世間最遙遠距離真的不是多年以後而是今日之昨。

有些字直戳心底,讓壹些防備瞬間崩潰,那壹落無遺的脆弱便無處躲藏,總是試著去改變,試著去適應,試著把太多的在乎變成無所謂,看不到的盡頭在多少個深邃的夜朦朧著自己的雙眼,或許是我的世界太過安靜,安靜的孤獨便那樣的如影隨形,眸光中的憂傷總是想將時光看透,穿插著壹地的月光在這個淒涼的夜默默而落,短暫的空白難道真的就是壹種長久的奢望嗎,沒有了歸宿就像靈魂的飄忽,只是壹個回憶我就那樣的不能自拔,都說喜歡回憶的人心已經蒼老,我想去否認可是卻沒有辯解的措辭,放下與等待竟然成了逃避的借口,合情合理卻違了心。

縈繞在心頭的旋律成了靈魂的寄托,安靜的流淌在那壹脈相承的空間裏,壹切都似乎已經窒息,任壹場流離就那樣的倉促而行,洞察著這世間太多的不安分,終究是忘了去埋藏那壹抹靈犀壹動的叛逆,想想以後又害怕想起以前,太多的不以為然只不過是想放棄承受,想在夢的盡頭看到壹片花開,執著的路摻雜著孤獨的疲憊,壹點壹點的將期望淡化,用沈默去丈量著壹生的距離,我從未洗髮水知道走過的路竟會留下如此清晰的印記,當珍惜成了回憶的遺憾,我試著還原壹片回憶的真相,感覺沒了,也會覺得心俞痛,我多麽希望這只是壹種錯覺,是壹次輪回的潛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