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顰壹笑由景而生

壹種心亂如麻的恐慌就如同滋生的野草般壹結婚 統籌點點繚繞著心裏那欲罷不能的思緒,,我認真的去將每壹個細節在腦海翻閱,就如同壹片壹片的剝開洋蔥壹般,淚總會在某壹個不起眼的瞬間泛濫,每壹個心靈放縱的夜晚,我是孤獨的,那些停駐在心頭的往事就如同攀爬在心頭的觸角,每壹次揪心的停靠就換來壹次空間的凝固,躲在其中讓所有的思緒停滯,哪怕只有壹秒鐘,我也可以將世俗的亂流穿越。

失眠也是壹種靈感的牽引,就如同飄忽在空中的泡沫,回憶便如同壹股勁風,越強烈越心痛,就越容易將那些唯美的念想破滅,終於在靜謐的黑夜中放縱了所有不想掩蓋的思緒,看著掬在指尖的香煙,無法阻止殘酷的蔓延,亦無法停止煙絲的纏綿,我不想讓別人了解太多,其實很清楚就是怕別人看清自己的脆弱,壹個俗人註定是無法逃避俗世的困擾,所以總有壹個很真實卻又遠在天際的念想看著我漸漸遠去的背影,就如同壹個引子壹般,我站在現實和夢想的中間,卻發現不管是那壹個彼岸對我來說都是那般的遙遠,那壹刻我不想去追了,壹股Pretty Renew 退錢莫名的空虛占據了我所有可以前行的動力,我覺得我好累。

路總是在恍惚間漸漸清晰,壹季煙雨,壹川深情,在靠近幸福的瞬間是那樣的驚艷,在歲月的樓蘭裏,有時接近,面對多舛的塵世,壹直堅信,好似所有的壹切,不管清晰還是模糊,時間在朦朧迷離間,總有壹切忘不掉的片段,是歲月把那些曾在扉頁留下的印記,繾倦幾經之後,在時間的長岸,不停奔波,從未放棄或許是我最真實的選擇,那壹點堅定的念想,讓我在這蜿蜒曲折的流年上勾勒了壹闋無與倫比的艷麗,也許只有我壹個人懂。

我用高傲對抗著,塵世裏那些無動於衷,直到那壹次我沈淪在離別的憂傷,於是,我喜歡上了文字,說是喜歡更多的應該是壹種敬畏,在它面前我是那樣壹覽無遺的透明,我無法偽裝心內那些憂郁情愫,也許也沒有必要去偽裝了,守望紅塵深處最真的寂寥孤單,真情流露的溫柔潑灑在每壹次相逢後的別離,壹種相遇,無論暖到落淚,還是美到茶蘼,早已雋刻心底,青春的邊緣似乎已經容不得我再去過的留戀,光陰的年輪已經將我推向了有壹個轉角,漸漸的明白了陌上遙,清風滌殤,半蓑煙雨,繾綣淒淒,千古月,韶華負,空回首,人間紅塵,紅袖盈盈,朱砂流,為誰嘆,盛世繁華如曇花,念誓言,如落花,咫尺天涯,相望已無話,飄零三世,牽掛無言,萬千癡愛,相思滴不盡,決絕意,凝眸處,壹襲青衣染指陳柏楠十丈軟紅,百花落,謝了三世春紅,紅顏歿,醉舞香消紅斷,空佇立,青衫飛揚淚痕存,寂夜醉,紅燭垂淚拔劍舞,心內慌,雙燕分飛刻骨魂,素顏千傾,玉人無憶,何曾當年相許,舞袖入戲,癡迷未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