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放行無障礙 一地兩檢路難行

同樣是特區,同樣是一國兩製,澳門與香港身體脂肪回歸後的發展態勢可謂南轅北轍,澳門一日千裏,日 新月異,令人刮目相看;香港蹉跎歲月,江河日下,令人大失所望。從兩地處理通關問題的態度及效 率大不同,已可看出端倪。

 

當香港社會正為高鐵「一 地兩檢」問題爭論不休、陷入分裂之際,澳門早著先鞭,年底通車的港珠澳大橋將使用「合作查驗, 一次放行」的通關新模式。具體而言,澳門市民到內地時,隻要使用回鄉證;當返回澳門時,則使用 澳門身份證,由於來回都是一次過完成出入境手續,效率自是大大提升。據澳門保安官員介紹,新通 關模式在技術層麵基本上已落實,下個月中旬將與內地方麵作最後探討,預料今年底港珠澳大橋通車 時可正式落實。

珠玉在側,覺我形穢,澳門通關新模式萬事俱備,隻欠東客製化風,香港人徒有 羨慕的份。澳門方麵也不諱言,通關新模式隻適用於澳門,同香港無關。事實上,莫說更便捷的「合 作查驗,一次放行」模式,即使是較保守的「一地兩檢」模式,香港也是討論多年卻一籌莫展。港府 早前揚言,今年七一之前提交終極方案,其實是推卸責任,將此燙手山芋推給下屆政府。下屆政府能 否克服重重阻力,在明年高鐵通車前落實有關方案,隻能望天打卦。

「一地兩檢」本來不 是甚麼新東西,更不是洪水猛獸,歐盟早就採用。十年前深圳灣口岸實行「一地兩檢」,香港執法人 員在深圳境內的指定區域執法,一直運作暢順,香港市民盡享其便利,內地方麵也從沒有人質疑這是 「井水犯河水」。如今輪到內地執法人員在香港境內的指定區域執法,反對派就非常不爽,質疑多多 ,有人批評「河水犯井水」,有人聲稱是在一國兩製的香港這一方「打一個大洞」,危言聳聽,莫此 為甚。香港人到內地執法沒有問題,內地人到香港執法就有問題,這是甚麼邏輯?有人批評香港人被 慣壞了,自私自利,一切以自我為中心,毫不顧及別人感受,這顯然不是沒有道理。

反對 派全力阻撓「一地兩檢」,顯然並非自私自利那麼簡單。這些年來,凡是與內地有關的東西,他們都 反對;凡是涉及兩地經濟融合的政策,都被妖魔化;甚至中央對港的讓利,也逃不過被抹黑。從港珠 澳大橋行車是左軚還是右軚的問題被小題大做;到一地兩檢被指威脅一國兩製;再到粵港澳大灣區計 劃被指「統戰」及被插上「被規劃」的標籤,在在證明有人唯恐天下不亂,利用一切機會製造仇恨, 破壞兩地信任,正是這種扭曲畸形的心態,使香港陷入內鬥內耗的怪圈無法自拔。

新加坡 前資政李光耀曾言,中國之所以願意在香港實行「一國兩製公屋按揭」,在於看重其經濟價值。如今香港對中 國的經濟貢獻正不斷萎縮,香港的叫價力、國際地位也每況愈下,是誰破壞一國兩製,是誰損害香港 ,不是一清二楚了嗎?

原文地址: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428/00186_001.html